農村婦女土地承包權益保障情況調研
發布時間:2015-12-09    來源:西安市婦女聯合會

2015年5月,為了深入了解全市土地承包經營權確權登記工作對維護農村婦女權益、促進男女平等的影響,西安市婦聯權益部組成調研組,以走訪、問卷調查、召開座談會等形式,深入區縣進行了調研,共發放調查問卷1000份。通過調研,我們了解到,在確權工作中各地能夠堅持男女平等原則,保證婦女享有與其他村民同等的待遇,較好地維護了農村婦女的合法權益。現報告如下:

一、農村婦女土地權益受到侵害的具體表現

我們歸納總結了,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確權登記工作中的共性問題,農村婦女土地權益受侵害呈現鮮明特點。

一是農村婦女自身維權意識不強。調查數據顯示,47.1%的婦女表示在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證“承包方代表姓名”欄內共同標注夫妻二人名字;52.9%的婦女表示欄內要寫丈夫的名字,認為男性是家庭的“頂梁柱”,只要有男人的名字自己的名字有沒有寫在證上不重要,反映出部分農村婦女財產權益意識淡薄,面對依法經營承包土地的局面應對不足。

二是土地承包經營權得不到落實。調查問卷數據顯示,農村土地政策“增人不增地,減人不減地”,導致51%農村婦女在結婚或者離婚后,不能及時取得土地承包權。嫁到外村的婦女,從該婦女嫁出后,其原居住地的農村組織即強行收回了其土地承包權,而夫家居住地卻遲遲沒有分給她土地承包權。在第二輪土地承包中,有些地方搞土政策,從外地嫁入本村的婦女在新一輪土地承包過程中,沒有土地可承包,出嫁女也不分給承包地。

三是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收益分配權得不到保障。隨著農村城市化進程的加快,對土地的非農建設性需求不斷增大,城市周邊土地被大量征用,從土地承包權利衍生的集體經濟組織收益分配權、土地征用補償等利益分配糾葛及矛盾日益突出。在這種利益格局的調整中,歧視、侵害婦女合法的土地權益現象時有發生。當前農村中以村民會議、村委會或村民小組決定或村規民約的形式,剝奪婦女享受集體經濟組織收益尤其是征地補償費收益的現象比較普遍。有少數村針對集體經濟組織收益的分配制定了一些不合法的“土政策”,如:離婚或喪偶婦女戶口遷回娘家的不享受;結婚不離家的婦女享受少等等。

四是“農嫁非”婦女的土地權益受到侵犯。許多農村青年女性進城務工,雖然從戶籍上看,她們依然保留著“農民”身份,但是其生活方式、思想意識卻已部分甚至完全“城市化”了,在婚姻的選擇范圍上也更加廣泛,出現了大批“農嫁非”的情況。這些農村婦女與非農業戶口的男性結婚后,娘家因其出嫁而收回土地或改由娘家人耕種,由土地所依附的其他集體經濟組織收益分配也被取消。對于面臨這種情況的農村婦女來說,從身份上看是農民,自然不能享受城市戶口的福利,但是也享受不到作為農村人應該有的土地權益。

五是離異、喪偶婦女的土地權益受到侵犯。對于離異婦女,一般情況下會將戶口從前夫村遷出,導致土地被收回,但是這些離異婦女回到嫁家后,由于之前的土地已被收回,基于現行的土地政策很難再分配土地。若其不將戶口遷出,有時就面臨著與前夫土地承包權的分割問題。由于擔心執行困難,法院一般不對現在的土地承包權進行分割,而是由前夫對農村婦女支付一筆補償費替代土地承包權的分割,但是這筆補償費數額通常不高,代價則是農村婦女失去了將來該土地的征用補償等經濟利益,實際上是變相剝奪了農村婦女的土地權益。喪偶婦女在改嫁時也面臨著原夫家土地被收回,新嫁入的婆家不一定分配土地的問題。

六是確權登記中婦聯組織介入性不高。土地確權工作千頭萬緒,歷史遺留問題多,牽涉范圍廣,在資金、人員、技術等方面都存在較大困難,有的地方為趕工作進度、避免矛盾沖突,不太愿意婦聯介入。在基層,大量矛盾糾紛調解和權益維護工作需要落實,工作對象婦女占了較大比例,婦聯在這方面有先天優勢,各級婦聯進入確權工作的主動性有待加強。

二、農村婦女土地權益受到侵害的原因分析

土地是農民的“命根子”。土地權益是農村婦女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利益。部分農村婦女的土地權益受侵害的嚴重社會后果是:剝奪了她們應該平等享有的合法權益;固化了男尊女卑的傳統觀念,影響了婦女的家庭地位和社會地位;助長了農村偏好生育男孩的觀念,加劇了出生人口性別比失調;嚴重影響社會和諧穩定。產生這些問題的原因十分復雜,交融著歷史和現實、法律和傳統、政治經濟和文化、改革與發展等諸多方面的矛盾和沖突。

第一,傳統習俗的作風。傳統觀念深刻影響著農村婦女的土地權益,按照傳統的“男主外,女主內”思想,目前中國農村家庭中一般丈夫是戶主,無論是以家庭為單位所承包的土地、宅基地,還是土地收益的分配,一般很少登記為夫妻雙方共有的形式,雖說按目前《婚姻法》等法律的規定,結婚以后所取得的土地等財產屬于夫妻共有財產,但是這種只登記男性名字的情況還是不利于女性權利的主張。此外,在農村,“男娶女嫁”和“從夫居”是一種傳統思想,古老的“三從四德”雖然在法律或者制度中已經銷聲匿跡,但依然頑固地存在于人們的習俗和觀念中,他們認為只要女孩子嫁了就應該離開娘家,所謂“嫁出去的姑娘潑出去的水”,受這種觀念的影響,農村村民中有不少人認為出嫁女當然不再是本村的集體成員,沒有理由享有本村的土地及其經濟利益,這也影響到農村出嫁女的土地權益問題,要想從根本上轉化這種男女不平等的思想的確是需要一個較為漫長的時間。

第二,利益驅動導致矛盾加劇。當前農村特別是城鄉結合部村級集體經濟迅速壯大,當地一般按人口分配經濟收益及宅基地。農村戶口利益的優厚使經濟發達村的出嫁女不愿意把戶口遷到其他村去,而同城鎮男子結婚的“農嫁非”婦女更不愿隨其夫將戶口遷往城鎮。長此以往,導致農村資源和經濟利益增長速度有限性同人口增長速度急劇性的矛盾比較突出,利益分配、人地關系壓力逐年加大,“僧多粥少”的局面使村民們認為自身的利益被搶走了,所以紛紛排斥“出嫁女”、離婚婦女等邊緣人群。

第三,村規民約監管存在盲點。雖然《憲法》、《婦女權益保障法》對保障婦女合法權益和地位平等都有明確規定,中央和地方對保障農村婦女土地權益也專門制定了許多政策,但是部分村仍以貫徹《村民委員會組織法》為由,以村民大會或村民代表會決議、村委會決定或村規民約的形式,侵害甚至剝奪作為少數人的“農嫁非”、離婚婦女、大齡女的土地權益,出現村規民約與法律法規相抵觸的現象。

第四,與土地有關的法律制度不完善。針對實踐中出現的農村婦女因婚姻而遭遇到土地權益受侵犯情況,《農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條專門規定,“承包期內,婦女結婚,在新居住地未取得承包地的,發包方不得收回其原承包地;婦女離婚或者喪偶,仍在原居住地生活或者不在原居住地生活但在新居住地未取得承包地的,發包方不得收回其原承包地?!鋇歉霉娑ㄈ勻淮嬖誆簧儻侍?,在實踐中很難落到實處,沒能切實?;づ┐甯九耐戀厝ㄒ?。目前實踐中,農村婦女在因婚姻而被剝奪土地權益的情況多是以其出嫁而失去了本村的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為由,但目前法律中并沒有界定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的標準,因此,該規定并沒有太多實踐意義。此外,該規定也不太符合農村實際,有的農村婦女出嫁后的居住地離娘家很遠,即使在娘家并未被剝奪土地承包權,讓其繼續在娘家耕種也不太現實。另外,該條并沒有考慮農村婦女與非農男性結婚而并沒有失去農村身份情況下等特殊情況。

第五,在離婚財產分割時,很多農村婦女急于擺脫痛苦婚姻的束縛,沒有提及土地承包權及其他土地收益的分割問題,即使有這方面的訴訟,通常也難以得到法院的支持,很多法院考慮到執行難的問題,不愿意將土地承包權分割等難題與離婚問題一并審理。

三、農村婦女土地權益受到侵害的對策建議

目前農村婦女土地權益問題,已經不單純是婦女權益問題,它涉及到農村戶籍制度、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農民內部的利益分配等一系列深層次問題。在現有的社會保障程度以及集體經濟發展水平之下,維護農村婦女的土地權益,特別需要法律、政策的?;?需要各級政府及部門的積極介入和有力的司法救助與監督。

一是加大婦女維權工作宣傳力度。加強對?;じ九ㄒ娣矯嫻姆煞ü嫻難昂托?,讓廣大村民有法律意識,有男女平等的意識,特別是男女平等的基本國策要進村入戶,深入人心,逐漸改掉重男輕女的思想,提倡男女平等,提倡“從妻居”與“從夫居”得到相同的尊重,形成尊重婦女、維護婦女兒童權益的良好環境。加強對基層農村干部關于?;づ┐甯九ㄒ娣矯嬤兜吶嘌?,使他們了解我國對農村婦女權益方面的?;?,從而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決外嫁女在土地權益中所處的劣勢。繼續深入開展“送法進農村”和“平安家庭”創建活動,開設法制宣傳欄,舉辦法律宣傳咨詢活動,利用電視、廣播、宣傳欄、報刊等多種形式,推動農村廣大干部和農民群眾學法、知法、懂法和用法,提高法律意識,形成依法辦事,自覺依法維護婦女合法權益的氛圍。

二是加強對村規民約的審查和監督。農村問題具有復雜性、多樣性的特點,各村因歷史傳統、具體情況的差異,就土地權益分配等方面制訂的村規民約也各不相同,五花八門。因此,有必要在尊重村民自治的同時,出臺相關法律條文,規范政府監督、管理村規民約的具體權限和程序,完善對村規民約的審查和監督,確保村民在法律許可的范圍內行使自治權,保障農村婦女應有的土地權益不受侵害。

三是拓寬婦女維權工作渠道。把農村婦女權益問題列入法律予以保障,是從源頭上解決農村出嫁女問題的根本途徑?!陡九ㄒ姹U戲ā返哪諶菀約捌淥喙靨蹩鈑Φ備菹紙錐魏徒窈笪夜┐寰蒙緇岱⒄溝男慮榭?、新特點和新趨勢,不斷進行補充和完善。要借助民主參與的渠道,向“兩會”提交議案、提案,爭取支持,推動政府有關職能部門根據《農村土地承包法》、《婦女權益保障法》的規定和有關政策及女人大代表、女政協委員的參與作用,盡快研究制定新時期農村土地承包權以及土地補償分配的實施細則,出臺有關農村出嫁女土地權益保障的規范性文件,推動依法解決農村婦女權益?;ぶ械哪訓?、重點問題,在法律、政策和制度層面上確保婦女各項權利的實現,解決外嫁女土地承包和集體經濟收益分配問題,更好地保障農村婦女享有與其他村民同等待遇,促進婦女發展與維權改革法規體系的完善,民主監督男女平等基本國策和國家維護婦女權益法律法規全面貫徹執行,從決策層面解決婦女發展權益保障問題。

四是完善相關法律中有關農村婦女土地權益?;さ墓娑?。對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的界定是解決農村婦女特別是“農嫁女”土地承包權益的前提和關鍵,只有通過法律的形式明確賦予農村婦女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并對因婚姻、戶籍等變化影響到農村婦女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的變動做出明確規定,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因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界定不明晰而引發的侵害農村婦女土地承包權益問題。建議可用戶籍、實際生產生活、履行本村義務等來作為村民集體經濟組織資格的標準,?;づ┐甯九耐戀厝ㄒ?。

五是加大農村婦女土地權益情況的督導檢查。強化源頭維權,各級黨委、人大、政協和農業、民政部門要積極開展婦女權益保障法等法律法規和政策實施情況的監督檢查,加大對違法侵權行為的懲治力度,確保維護農村婦女土地權益的法規政策落實。建立的村規民約不能只寫在紙上、掛在墻上,要認真執行,服務婦女和群眾。